與中央公開透明的行政體制改革堅定決心相比,不少地方在政務公開時喜歡遮遮掩掩。在說明編製預算時,談到資金結轉、預算支出動輒在“億元”單位後面加個“等”;在預算執行情況報告里,蜻蜓點水列出一個支出項目,用“等等”代替幾十個項目,“魚目混珠”的情況比比皆是。“等等”,到底都遮掩了什麼?
  A
  不少地方的政府信息往往“公而不開”
  一篇長長的省政府工作報告,數據排列成堆,令人一頭霧水
  政府採購項目的公告的一些敏感的“等等”信息空空如也
  B
  “許多地方公開的政府信息連我們相對專業的人士都看不懂”
  “‘三公’經費、地方政府債務這些民眾關心的數字,經常繞著走‘躲貓貓’”
  “一個‘等等’背後,可能就是一個集體腐敗案件”
  C
  “讓群眾看明白、能監督”
  “‘等等現象’表明目前信息的披露質量有待改進”
  “破除‘等等現象’,是政府行政體制改革中落實群眾監督權,遏制腐敗發生的一項重要基礎性工作”
  不能讓政務信息公開充斥
  “空”與“等”
  “確需設置的行政審批事項,要建立權力清單制度,一律向社會公開”“推進政府信息共享”“所有財政撥款的‘三公’經費都要公開,打造陽光財政,讓群眾看明白、能監督”——公開、透明,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“熱詞中的熱詞”。
  不過,在不少地方,政府的信息往往“公而不開”。記者隨機選擇並登錄了三個省政府門戶網站。有一個省份在“預算公開”一欄里,放上了一篇長長的省政府工作報告,數據排列成堆,令人一頭霧水。另外兩個省份的門戶網站則讓人哭笑不得:一個是在主頁上雖有“預算執行情況和預算草案的報告”,但點擊進入後卻發現報告內容一片空白;而另一個省份的門戶網站,省政府公開的省級公共財政支出預算表格中,一邊簡單列舉了16個支出大項,不足100字,另一邊對應著一串數字和小數點,並沒有詳細的解釋說明。
  在政府採購項目的公告中,特別是項目中標公告中,這幾個省政府官方網站都幾乎一樣“乾凈”。除了中標供應商、中標總金額外,中標單價及項目市場平均報價這些敏感的“等等”信息都空空如也。
  北京市財政局網站2月份公佈的《北京市2014市級政府預算編製說明》中,記者數了一下,共有50多個“等”,儘管預算編製說明中羅列了詳細的預算收支安排,但一些具體項目仍被“等”掉。
  今年初各地相繼召開的地方兩會上,“三公”經費削減情況成為社會關註的焦點。但一些地方政府在政府工作報告中,未公開削減“三公”經費的相關數據。有的地方政府工作報告只提出嚴格落實八項規定,但並未給出公開數據,有的地方報告提到“三公”經費明顯下降,但下降多少,並沒提供數據。
  不能讓檢察人員被“等等”
  搞“懵”了
  “許多地方公開的政府信息連我們相對專業人士都看不懂,更別說老百姓了。”山東省一位檢察系統的幹部說,“許多地方政府公開的信息和數據要麼寥寥數筆加上‘等等’幾句話,要麼鋪天蓋地數字成堆,人不懵才怪。”
  被搞懵的不止他一個,全國政協委員、民建中央副主席周漢民將不少地方政府財務報表稱為“天書”。他說:“一些地方政府的財務情況報告,根本看不懂。‘三公’經費、地方政府債務這些民眾關心的數字,經常繞著走‘躲貓貓’;更多的是一些抽象概念和專業術語。”
  不過,“等等”一詞在內行人看來自有妙用。一位審計署駐某地特派辦的人士對記者說,一些政府的財務數據中簡單列舉一下再加個“等等”,主要是為了模糊處理。“以前我查過一個案子,有個單位明明10個人去外地開會,結果列了幾個人加上‘等等’說成200個人,多報住宿費來沖減餐飲旅游費用。一個‘等等’背後,可能就是一個集體腐敗案件。”
  “等等現象”的出現,也與一些與需要深化改革的現行財政管理體制有關。
  採訪中一些基層幹部反映,由於財政資金是當年預算當年下達當年實施,有時資金下達時間較晚,經常出現文件下發後兩三天就要求基層突擊報項目的情況,有的項目則是上級部門“派”下來的,本身就不接“地氣”,因此許多項目因為準備不足而不得不調整實施方案,結果造成無法報賬,資金大量沉澱閑置。這也就難怪各類財務表中頻頻出現“等等現象”了。
  不能讓百姓的知情權
  “等來等去”
  “讓群眾看明白、能監督。”李克強總理的這句話也表明,政府信息共享和陽光財政不能只靠“一張紙”。“透明需要機制,也需要手段”,全國人大代表、《廣州律師》雜誌主編陳舒說,“能否像查個人銀行卡信息一樣,在網上打造起一個政務信息的公眾查詢平臺?這樣的話,群眾監督才能有穿透力。”
  也有專家認為,相較之下,群眾監督和輿論監督屬於體制外圍的監督,在這兩個方面進行監督創新和突破的改革難度更小,可操作性更強,“試錯成本”更低。
  “所以,不能讓百姓的知情權等來等去了。”周漢民建議,為便於群眾監督,政府的財務信息公開方式,最好由文字為主的模式轉變為以表格為主的模式,數據排列時以民眾關心程度由高到低為序進行排列,由專業人員設計製作出專用的格式模板,各級各地政府統計部門根據實際情況,按照統一口徑和計算方式如實填寫。
  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院院長王雍君認為,衡量預算公開的披露質量有五個方面:第一是全面性,不能有遺漏,有些等掉的項目屬於遺漏性層面;第二是相關性,要多披露公眾感興趣的;第三是及時性,目前的信息披露普遍存在滯後性問題;第四是便捷性,也就是說公眾是否容易找到相關信息;第五是可核實性,公眾應該有途徑能夠證真或者證偽。
  “‘等等現象’表明目前信息的披露質量有待改進,”王雍君說,“破除‘等等現象’,是政府行政體制改革中落實群眾監督權,遏制腐敗發生的一項重要基礎性工作。”據新華社  (原標題:等等 等等…… 都在“等”什麼)
創作者介紹

系統傢俱

lq46lquy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