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山網訊(記者郭玲報道)11月30日7時許,年過花甲的孫秀梅開始每天例行的“工作”:打兩個小時的兵乓球,之後暴走。醫生說,她必須減肥減到60多公斤,才能給患了支票貼現尿毒症的兒子捐腎。
  孫秀梅家住新疆石河子市21小區。2012年9月,她的兒子李佳去醫院檢查,被確診台北港式飲茶為尿毒症,當晚,醫生就給他下了病危通知書。
  2013年3月底,孫秀梅得知自己可以給兒子捐腎,西裝外套但醫生說她過胖,必須減肥。
  2013年4月10日起,孫秀梅除回家做飯,便是關鍵字在暴走的路上。
  孫秀梅穿在腳上的鞋之前磨破了邊,前幾天在補鞋匠那裡補好了。她G2000說,這雙鞋厚實,磨壞也捨不得扔。
  孫秀梅知道節食是最有效的減肥辦法,但她必須選擇最健康的一種減肥方式,在她看來,暴走和控制飲食,既簡單有效,還省錢。
  4月10日,孫秀梅為減肥制定了三條暴走線路,早飯後從家裡走到石河子開發區,午飯後走到世紀公園人工湖,晚飯後在石河子大學暴走。每天最少走6公里,這是孫秀梅給自己下的任務。
  孫秀梅從定下暴走計劃開始,便沒有坐過一次公交車、出租車。
  “剛開始很累,走得腳疼腿酸,但減肥效果很好,這讓我很有信心。”孫秀梅說,也有過堅持不下去的念頭,但兒子每周有3次透析,身體的血液要在透析機中透析,兩個管子在胳膊上的靜脈、動脈上分別扎進去。這讓她覺得與兒子透析相比暴走並不算什麼事。
  孫秀梅的老同事代萍晚飯後也出門走路減肥,經常與孫秀梅一起在石河子大學走一個小時,“我跟不上她,她也瘦得很明顯,連鞋都磨壞好幾雙。”代萍說,她知道孫秀梅是為了給兒子捐腎才這麼減肥,“以前她特別愛吃零食,現在除了吃少量的飯,她什麼都不吃了。”
  孫秀梅原先在公益性崗位工作,2007年退休後便在一個酒店找了份面點師的工作,兒子生病後就辭職了。丈夫李永成今年58歲,在石河子市公安局交警支隊郊區大隊燒鍋爐,也是公益性崗位。
  2013年8月,孫秀梅到解放軍第474醫院給兒子做了配型檢查,雖不是完全合適,但也符合捐贈條件。
  配型成功讓孫秀梅覺得自己很幸運,她說,並不是每個家人想捐就可以捐,她在醫院見到一位母親,想給兒子捐腎,但不符合捐腎條件。這位母親不甘心還去了別的醫院做檢查,結果還是不行,特別絕望。
  她家裡的桌子上有一張照片,是一年前的孫秀梅,皮膚黝黑,顯得比較胖。如今,她瘦了很多,皮膚白皙,臉色紅潤。對於這個狀態她非常滿意,她更期待著之後的捐腎手術。
  如今,孫秀梅已經將體重減至66公斤,每減1公斤都會變得越來越困難。不過,孫秀梅仍然堅持著暴走,她想再加一把勁,把最好的腎臟留給兒子。  (原標題:石河子:母親為捐腎救子暴走減肥)
創作者介紹

系統傢俱

lq46lquy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