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落的一角∕轉  ---失落的一角     孤孤單單坐在那兒他到達約會地點時,已經遲了一個多小時.  她坐在咖啡廳裡那個屬於她的角落,靜靜地等候.桌上慣例還是一杯冰咖啡和一本書.她很喜歡這裡的氣氛跟咖啡,也習慣於在此等候.  他匆忙走來在她對面落座.  “對不起,我....”  “又是工作忙.”她笑了笑.“不必解釋,我很了解.”  “我倒想聽妳解釋,妳明知道我在忙,為何還在電話裡說十萬火急,把我叫來?” 他臉色不豫.  她沒有馬上回答,只是輕輕撫弄左手上的訂婚戒指.  “今天並不是特別的日子,我查過了.”  她輕輕地笑了起來,這是他的習性,做事一板一眼.交往至今八年,他倒是從沒忘過任何有紀念性的日子.  “我並沒說今天特別,不過從今以後,它對我來說意義就十分重大了.”    “什麼意思?”  “我們分手吧!”她的語氣輕描淡寫,彷彿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.    “妳又怎麼了?又在鬧小孩子脾氣?”  ---有的是什麼都不懂  “你記得最後一次你怪我鬧小孩子脾氣,是多久以前的事?”她的手下意識地抓住吸管攪動咖啡.    “我怎麼會記得!”  “四年前,我第一次的畫展,你不克前來參加.當時我說了一句你不重視我,你很不悅,怪我不體諒你的忙碌.從此之後我再也沒讓你這麼說過,不是嗎?”    “是啊!後來我們的關係改善轉而成熟,我們彼此都很滿意.”  “我知道,因為我了解你非常不屑那些追求女性像哈巴狗一樣沒格調的男人.你也不喜歡女人的抱怨或壓力.當初我能獲得你的青睞,就是因為看起蒸烤箱來我很獨立.”  “這的確是原因之一,而且我覺得我們應該會很好溝通,事實也是如此.”  “是嗎?”她淡淡一笑.“那是在當朋友的時候吧!”  “難道不是嗎?”    “正式交往之後沒多久,你離開台北.我們相見的日子不多,聯繫的頻率也不高,只能說是沒有機會產生摩擦吧!”  “妳為何這麼說?我都有寫信跟電話給妳啊!”  “都是你先消失了一陣子,我主動聯絡上你你才回我的,而且都很簡短.”  “妳知道我一直都很忙的.”    “我知道.我也沒跟你計較過.後來我想你既然沒空,我也就不主動找你了,結果你拖了很久才打電話來興師問罪,責備我不常跟你聯絡.”  “那表示我在乎妳啊!不然我們之間恐怕會無疾而終.”他振振有詞地辯解.  “是啊!所以只好靠我來獨力維持我們之間的關係.”她微笑.  “妳這麼說對我不公平,妳明知我的狀況,況且我沒事也還打長途電話給妳.”    “是啊!我一直很期待接到你的電話,我以為你也很高興聽到我的聲音,結果你總是抱怨打長途對荷包太傷了,所以我自動要求不必硬性規定二星期一通,有事才打,不是嗎?”  “我知道,可是每次都聊不少時間.”    “我打給你也差不多,你聽過我抱怨電話費嗎?”  “原來妳不滿這些小事,那妳怎麼不早說?”    她想起﹝玫瑰的故事﹞裡的一句話.“真心愛一個人,自然會以她為重,不假學習.”  “我說了你最多是照做而已,這不是真心關懷,而是乞討來的施捨.況且你心裡認定這是幼稚俗氣又無聊的行為,我不夠成熟.可是愛情本來就是庸俗不堪的,而我也只鼎曜是平凡的女人罷了.所以現在我認清了自己配不上你,還是分手吧!”    他終於開始有點相信她是認真的.“妳是不是有了別人?”    ---我不是你失落的一角     我不是誰的一角     我是自己的一角     就算我是誰失落的一角     相信也不會是你的   ---  “沒有,我只說我不適合你.你的陽光太高太遠,照不到我的身上.” “我在大事上總是照顧你的.”“何時第三次世界大戰呢?我肯定到了那一天你一定會帶著我逃難.”她揶揄.   “這理由太牽強.”  “當然還有其他原因.這八年來我覺得都是我在遷就你而改變我的生涯規劃.為了申請升遷外調拼命做業績.就只為了你一句空口承諾.”   “我的承諾是真的,況且我曾經在三年前就跟妳討論過婚事,是妳不肯的.”  “我現在就已經失去自我,那當了你的妻子之後會變成怎樣可想而知.”  “我並沒強迫妳做妳不願做的事啊!”  “我知道,所以我現在選擇離開,你應該不反對吧!”  “妳捨得下八年的感情?真的這麼輕易?”他仍未放下身段.  “你的意思是指一個三十歲的女人,長相又平凡,已經不可能再有什麼作為了,所以你會這麼篤定我跑不掉?”   “我不是這意思.”  “三十歲的女人,還是有尋求浪漫,懷抱夢想的權利.”  他定定地注視她.“妳改變很大.”  ---後來     總算來了個跟他很合適的     想不到忽然間…     失落的一角開始長大     越長越大     「想不到你會長大。」     「我自己也不知道啊。」     失落的一花店角說     「我要去找     我自己失落的一角。     那一角不會膨脹…」   ---  “變回我自己了.”她笑了.“這感覺真好.”  她把戒指摘下,放在他面前.  “妳不再考慮一下?我這麼拼命也是為了妳啊!”    “但是我知道,換了任何一個女人,你也還是會這麼拼命的.”   他像鬥敗的公雞.她知道受打擊的是他的自尊,而不是他的心.  “你可以向別人宣布說是你提出分手的,希望這樣你會好過一點.”  “我沒這麼卑鄙.”    “總之我們還是朋友,沒有負擔,沒有壓力,不必負責任.”  其實她和他兩人都清楚說了這句話的結果是老死不相往來.  “因為我迫不亟待想要自由,所以才十萬火急把你找來,真是不好意思.”  他堅持還是他付賬.兩人並肩走出店門.    “我送妳回去吧!”難得他這麼體貼,以往都是他急急趕回去,只送她到公車站.  “不用了,謝謝你.”她笑得很甜.   “這麼快就拒人於千里之外?”  “如果你想報仇,趕快找個條件好的女人,讓她幸福給我看,使我後悔莫及,這才夠狠!而且我相信憑你現在的條件是絕對沒問題的.”    他記起來她的幽默感有時候是很殘忍的.“再見!”  “多保重了!”  她揮手向他告別.她是別人失落的一角嗎?不!她是缺了一角的圓,曾經找到過那一角,但是失去了歡唱的能力,滾動得越來越快,停不下來跟小蟲說話,也不能聞聞花際標準舞蹈班.

lq46lquy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